5

Lilian’s早安廚房』,焄愛和老板娘在店裡忙東忙西的,老板因重感冒在家休養,剩下老板娘掌店還要張羅內場外場的,忙的不可開交。店裡的電話鈴響了,老板娘接聽電話,記了幾樣點菜單,她掛上了電話,走到焄愛身旁,對焄愛說:

『小愛,店內我實在是走不開,可以麻煩妳幫我外送到Fouse百貨公司的五樓好嗎?』

  焄愛點點頭。

  她和老板娘作好了Fouse客人外送的餐點,用塑膠袋包裝好,老板娘用封口袋裝好了零錢,對她說:

『客人要找的零錢在這裡,總共是兩百八十元!』

焄愛接過了零錢袋,她將零錢袋放進她的斜背小包包裡,

『好!老板娘那我先去外送囉!』

 焄愛騎著機車離開店裡,往火車站旁的Fouse百貨方向駛去。

 曾紹懷和下屬何約翰再度來到台南拜訪廠商許老板,何約翰駕駛著方向盤看前面路況,他對駕駛後座旁的曾紹懷說:

『寬哥!我們今天一定要極力爭取到許老板的這份訂單!很多同業的都在搶爭許老板這塊大餅!無論如何我們一定要全力以赴!』

『放心吧!John,許老板是個很正直的人,我相信他會有他的見解,只要我們站得住腳,必能……』曾紹懷說。

何約翰接口說:『sure win!』

曾紹懷聽了搖頭的笑了笑。

同一時間,焄愛騎車在路上途中,當她正要右轉彎時,一輛逆疾駛迎面而來的機車給撞倒,焄愛放在機車前面車籃的外送已經翻落在路面上,已經被壓的滿地都是稀巴爛泥,她自己也受了點擦傷,唯有那逆向行駛的歐里桑卻安然無事。歐里桑見焄愛年紀輕輕,他以台語口氣故意對她大叫:

『妳這個年輕人是怎麼騎車的?看到車來妳未閃邊哦!我年紀大了妳賠得起嗎?』

『阿伯!明明就是你不對!你……你……怎麼可以逆向行駛呢?』焄愛試著想要把機車牽起,但機車太重卻牽不起來,她感受到手臂在流血,她忍著傷痛對歐里桑說。

『拜託ㄟ!妳是哪裡有看到我黑白騎?我才從這邊出來而已咧!』那位嘴裡嚼檳榔的歐里桑很理直氣壯的說,硬拗想對她敲竹槓,他粗聲說:『我不管啦!妳要賠我精神損失和修理費!』

『……』

  正當倆人在現場理論時,車內駕駛的何約翰遠遠的一看,他說:

『寬哥!前面好像有小車禍!』

  曾紹懷看前方的現場車禍,他看一個中年男士和一個年輕女生在現場,那中年男士在大喊大聲咆哮似的,而那年輕女孩似乎招架不住,直到車子慢慢的從事發現場經過,當他在透過車窗內意外發現,那不是魏焄愛?她發生什麼事了?於是他對何約翰說:

『John,先停車在路旁!我遇到我的朋友!』

  何約翰將車子停在路邊,曾紹懷下了車,往焄愛車禍現場走去。

『妳到底要不要賠我精神損失呀?』那歐里桑仍然堅持的對她大聲說。

『發生什麼事了?』曾紹懷開口問。

  魏焄愛一見到曾紹懷出現,她有點詫異:

『曾大哥!』

『這小姐撞到我了!我受到驚嚇!想要去醫院給醫生看麥ㄟ,要向她賠償醫藥費!』

  曾紹懷有點遲疑,然後他看現場的車子一個正向一個逆向的方向路線來看,以前他在美國念書時,多少有了解交通規則常識,於是他對焄愛說:

 『像這樣的狀況來看,應該要叫警察來處理比較好哦!』

   歐里桑一聽,他急忙說:

 『啊就叫伊卡緊乎我賠償一點醫藥損失不就好了!』

 『曾大哥!不是這樣的,明明就是…』

   曾紹懷打斷她,他對歐里桑說:

 『歐里桑,看這樣情況來看,我看是你逆向行駛,就是你的不對!如果你認為堅持要賠償損失!那我就叫警察依法來處理!但是最後吃虧的可是你自己哦!可能還要被開罰不少罰單哦!』

 曾紹懷說完,準備叫身旁的何約翰通知警察來處理。只見那歐里桑聽了嚇了一身冷汗,他慌忙的說:

『不用啦!不用啦!沒代誌啦!我趕時間啦!』

  歐里桑說完,搖搖頭摸摸一鼻子灰牽起機車騎走了。

何約翰幫焄愛把她倒下來的機車牽起,焄愛對何約翰點了頭說聲『謝謝』。

曾紹懷望著那灰頭土臉的歐里桑離去的身影,喃喃的說:

『那歐里桑擺明就是想敲竹槓,見你一個弱女子好欺負!』

『曾大哥,謝謝你!』她對曾紹懷答謝,然後感到手臂一股刺痛。

 曾紹懷見焄愛手臂流血了,他驚訝的說:

『妳受傷了!我帶妳去醫院!』

『不用了!曾大哥,我還要去外送東西……』焄愛點頭答謝紹懷,但她看到外送的食物已經成一堆爛泥報銷了。

『不用送了!這些東西已經不能送了!去醫院換藥吧!』

『可是我……』

『這樣吧!』曾紹懷說,然後他轉向對何約翰:『John,我先帶魏小姐去醫院!請你去魏小姐的店裡一趟,幫魏小姐請假,所有的損失我負責!另外外送的客人再補雙份的餐點給他們!』

『好的!寬哥!』何約翰點頭說。

  然後,曾紹懷扶焄愛上車,曾紹懷開著車載焄愛往台南市去醫院駛去。

  在醫院換藥包紮好了傷口,曾紹懷載魏焄愛回家,車子停在自強新村的家門前,魏焄愛下了車,她對他說:

『曾大哥,謝謝你!』

『不用客氣!回家好好休息吧!』

  焄愛點點頭,然後揮手向曾紹懷道別。

  曾紹懷開車前往路口方向,焄愛倚門而立,她目送著曾紹懷離去的車影,慢慢的消失在街頭。

 

  自從焄愛車禍事件後,曾紹懷來台南的次數變頻繁了,他在電話中向老板娘訂購了一百份的早餐請台南市育幼院的小朋友,也因為這樣大量的訂單可以讓焄愛提早下班。他和何約翰到『Lilian’s早安廚房』也來幫忙,他借了公司的七人座廂型車,可以來容納這一百份的早餐運送到育幼院。

  車子停在一間環境清幽的孤兒院,位於台南市的近郊。孤兒院的院長出來迎接,院長感心的向曾紹懷說:

『曾先生,謝謝你這麼贊助我們!每一個孩子聽到有豐盛的早餐都好高興哦!』

『哪裡!應該的!』曾紹懷搔了頭笑了笑。

  何約翰把廂型車門打開,一群育幼院的小朋友一窩蜂擁而上圍繞著廂型車,何約翰和焄愛忙著分配早餐給小朋友們,其中有一個缺兩顆門牙的小朋友,他拉了拉何約翰的衣角,天真童言童語的仰著頭對何約翰說:

『約翰哥哥,上次你和高大哥哥帶來的甜甜圈好好吃哦!這次有甜甜圈嗎?』

『小不點,這次沒有甜甜圈!但是這次的比甜甜圈好吃一百倍哦!是這個姐姐做的哦!』何約翰摸了摸小不點的鼻子。

『真的嗎?漂亮姐姐!』小不點轉向問焄愛。

『嗯。』焄愛回答,有點羞澀。

她看育幼院的小朋友個個都可愛活潑,她在發給每一個小朋友食物時,她感受到這個世界上還有比她更不幸的人,那些無父無母的小朋友們,沒有父母的關愛與陪伴。雖然她的親生爸爸和繼父都過世,但她還有一個母親陪伴與她共同生活,她算是很幸福的了!她望著那些可愛的育幼院小朋友們,有股不捨與關愛,她泛著淚光微笑說:

 『小朋友!慢慢來!不要搶!不排隊就沒有早餐吃哦!』

  說完,育幼院的小朋友真的個個乖乖排隊,分別在焄愛和何約翰面前排隊,何約翰見狀,感到神奇,他點點頭對焄愛豎起一個佩服的大姆指。

  發完了早餐,還有剩餘的早餐,焄愛拿起麵包往院長方向走去,想遞可頌麵包給院長吃,她沒有注意到前方有個凸起的小石塊,一個不留意她的腳不小心絆到那凸起的小石塊,身子要往前絆倒,曾紹懷見狀,立刻向前擁住了焄愛。

  他擁住了她,她貼近了他,那麼近距離的彼此,他看著她,她凝視著他,好像身旁都無人存在似的,這世界就好像靜止了時間一樣,他們倆倆對看。他一瞬也不瞬的凝視著她,她從他的眼鏡鏡片透過去看到那對深遂的眼神,她感到臉微微的紅著,呼吸卻不安定的起伏著,心跳卻加速的波動。直到一群孩子的吵鬧聲將他們拉回了意識,他們聽到孩子們的笑聲:

『哦!男生愛女生!羞羞臉!哈!』

  她紅著臉,鬆開了他的身子,將麵包遞給了院長,然後她羞澀的轉身跑到廂型車上去了。

  孤兒院院長見到這一幕,她推了推眼鏡,溫和的微笑面帶著慈祥臉龐,對曾紹懷說:

『曾先生,這女孩跟你一起來的嗎?想必是曾先生最親近的人吧!』

  曾紹懷搔頭微笑著,不語。

 孤兒院院長明白,她以前少女時代也年輕談戀愛過,她點點頭對他說:

『好好珍惜她!她是一個很不錯的女孩!相信院長的眼光絕不會錯!不要錯過這個機會!』

  不要錯過這個機會!是的,不要錯過這個機會!連孤兒院的院長也給曾紹懷支持與加油!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弦子XianZi 台灣官方部落格

葉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