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周雪珍呼救:這就是「上海政府提倡的安定,和諧的社會嗎?」為了這樣的一個血淚的世博會嗎?我丈夫被政府逼到了這個樣子,難道就是和諧嗎?(圖)

當代孟姜女跨國抗議韓正 哭訴世博冤民血淚(視)
──共產主義「解放」中國,釀幾多「白毛女」?


文/家倫

4月6日「雙城論壇」上,台北市長郝龍斌與上海市長韓正簽署四項合作備忘錄,韓正稱:「為了能夠更好地服務於台灣同胞到上海參觀世博會,總部位於上海的交通銀行將在5月1日以前,正式開啟在上海本地開啟新台幣和人民幣的雙向兌換業務。我們也非常鼓勵和支持上海的銀行,浦東發展銀行儘早到台北開辦事處。」未來還將積極促進上海虹橋機場和台北松山機場直航對飛。

海外流亡作家袁紅冰提出警告,中共政府釋放的利多不能當真,都是「假經濟議題」進行政治及軍事併吞之實(警惕兩次國共合作歷史教訓)。並將所著《台灣大劫難》一書以郵寄方式贈送總統府馬英九先生,均遭到退回。

7日韓正在台北晶華酒店拜會台灣統一、遠東等企業界龍頭,場外一片抗議之聲,民進黨、台灣國成員等呼籲抵制ECFA兩岸經貿合作,此外,遠在法國國際展覽總局(BIE)抗議的中國冤民大同盟主席沈婷,也趕到現場打出橫幅「Shanghai World Expo world shame, the victims of Shanghai World Expo cry for SOS.」(上海世博會是世界之恥,上海世博難民哭救)

周雪珍打110向淞南派出所報案,這夥人一會又回來繼續拆門窗,說他們不怕警察。(圖)


4月9日下午周雪珍家遭3名歹徒入侵,她說:「幫我們呼籲一下吧,求求你們了,求求你們了,你聽到聲音吧,在敲我的鎖。快一點,快一點給我呼籲,我是周雪珍。他們現在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了,為了個世博會要殺人了。聽到了嗎?是共產黨領導之下,共產黨在殺人,為了個世博會把我們老百姓都已經逼到絕路了。」(音)

救救周雪珍全家

2009年2月28日周雪珍遭到綁架之後,不久上海發生楊佳殺警案,為了維護京奧安全,在6月份和9月份周雪珍等多位訪民均遭到地方政府綁架。時序進入炎熱夏季,淞南鎮政府陰謀逼迫周雪珍退出「中國冤民大同盟」宣傳部長職務未果,在2009年8月24日派人斷電,10月中旬房東才把電接上。2010年春節前夕,趁周雪珍上市政府信訪辦又偷偷斷電,才接上電,但是3月3日禮拜三電又剪斷了。

就在這一次次的迫害與驚嚇下,周雪珍老公(經歷過文革迫害)身體每況愈下。周雪珍說,「3月4日的那天我老公頭疼得厲害,扶著我才能走路。家裡沒錢上大醫院,只好到淞南地段醫院治療掛鹽水。幾天過去不見好轉,到了3月18日我老公左邊身體開始不能動了!我們馬上到吳淞中心醫院拍了一張CT片子,查出我老公腦子裡的腫瘤破裂造成大面積瘀血!由於他們沒有治療設備叫我們轉院,3月19日我們就轉到長海醫院(醫院名稱還是江澤民題詞),先交了1萬元押金才給住院。在長海醫院住了一個星期後,在3月26日做了手術,可是做好手術後我老公就一直頭暈嘔吐!」

到4月9日醫生說可以拆線了,就在拆線的時候周雪珍看見頭上刀口處有二、三寸紅腫的症狀(是發炎現象),「可是醫生說可以出院了!這是醫生對病人的負責嗎?現在我們欠醫院的醫藥費5萬多元,醫院開口催款了,可就我們夫妻都是吃低保的,那來這麼多的錢!」(上海低保400元,江西、湖南等內陸地區更少,低保不超過200元)

「因為付不出巨額醫藥費,醫院馬上就停止治療,有救人救一半的嗎?」出於無奈,周雪珍就向市政府、區政府、鎮政府請求支援,可是一直標榜「為人民服務」的政府部門到現在沒有支援一分錢!

「屋漏偏逢連夜雨」,淞南鎮政府從去年7月份以來,多次威脅房東連不要租借房子給周雪珍,把人趕到馬路上去!4月9日下午1:45,房東帶兩個人上門來恐嚇,把窗戶上的玻璃全部砸破,挖走鐵窗欄杆,之後破壞大門門鎖魚貫而入,把門都拆了。(蔡文君妹妹也是如此對待,蔡銀婉家是私人房產,因補償不到位堅持不搬,不僅門窗都挖走了,還在屋頂上砸了大洞,公安局也不立案緝兇,這在中國是普遍現象,其它如張翠平、顧紅兵等都有類似遭遇)

周雪珍當時就報了110,「警察到場後問了一下情況把人帶走,可是沒過多久,這些敲門窗的人又來了,說:『警察對我們沒用!我們不怕的!』接著我們又報了110,警察沒有再過來!這不是警匪一家了嗎?他們這不是聯合起來欺負老百姓嗎!」

她血淚控訴政府在屠殺無辜的老百姓,她會沉冤十八年全是上海市信訪科科長彥寶珍一手造成的。「因為淞南有幾十家是世博家園,怕我們上訪的冤民影響淞南的形象,任由流氓欺壓老百姓,他們淞南派出所『人民警察』還說我們也沒辦法,坐視不理。長海醫院純粹一間黑店、高利貸,我丈夫進去時意識清楚,開完刀人還在昏迷中就要趕出院,如此不負責任是像誰?現在還好意思討債!」(周雪珍家住址:寶山區淞南10村30號403室)

沈婷:世博帶給我們的只有痛苦

京「二會」閉幕,溫家寶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承諾要讓老百姓生活得「更有尊嚴」,如今拆遷居民仍在到處流浪,中共和諧社會正是唐人大詩人杜甫筆下「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真實寫照。(圖)

上海強遷之最的揚浦區,每天仍有因強拆而無家可歸的人上區政府乞討,居民譏諷道:「日本通過《馬關條約》吞併台灣近50年,最終還還給中國。人民政府強搶民房,沒有條約,還沒有期限還了?」平涼西塊拆遷居民周偉霞,因二房東私自漲價造成大房東不悅,下逐客令,「都是人民政府害的。強拆我家,逼得我無家可歸,居無定所,到處流浪。不說了,我心裡好難過。」

電視上報導溫家寶總理到貴州視察災情,婉拒村民奉茶,指導大家團結一心戰勝旱災,被網友譏諷為馬後炮,西南大旱持續180天才跑出來作秀。4月5日,王家嶺煤礦礦難救援出115名礦工,官方媒體報喜不報憂,定調是「黨和政府領導下的奇蹟」,引來一片躂閥聲。福建網民星光表示:「中共手段,害國害民,今天它不倒台,隨時要百姓的財產。作秀時給你甜頭後馬上要回,說著與做著不一樣,愚弄百姓。」

這次上海市長韓正來台宣傳世博會,向全世界誇耀上海雄厚的經濟實力,引起台灣各界高度關注。但是美麗繁華的背後隱藏著許多黑暗,中國冤民大同盟沈婷跟隨韓正腳步前來抗議世博會,指明中國的經濟發展是以犧牲人權和人命的代價取得的。隨後台灣公共電視在《有話好說》節目中電話連線沈婷參與話題。


《有話好說》美麗與黑暗 上海啟示錄

主持人陳信聰:所以說炒地皮這個事情中央高層官員到地方的小官聯合起來大家一起炒,所以說你到哪裡去上訪?我再請教一下沈婷,你所理解的情形是這樣嗎?所謂的官商勾結,政府自己拿房地產來炒作,然後強制拆遷的問題,有沒有解決之道?另外我更想問的是你千里迢迢的跑來台灣抗議韓正,會有任何的效果嗎?

沈婷:這次韓正是來宣傳世博的,他會給台灣民眾講訴世博藏館的漂亮,霓虹燈的亮耀。那麼我現在來的意思就是想要告訴台灣同胞,這個世博藏館背後是多少市民的血和淚,並不是韓正所說的那樣。那麼我們同是炎黃子孫,這次我們訪民要我帶過來的信息就是:『國民黨時代,他們的房子沒有被拔掉,那麼抗日戰爭的時候他們的房子也沒有拔掉。那麼在共產黨和平執政時間,他們的房子全部被官員搶掉了,跟台灣就是一個明顯的對比。』今天我能在這裡自由的向韓正發聲,能讓郝龍斌先生聽到我們的聲音,就是民眾在大陸極權專制的管制下,他們是無法發聲的。他們到北京上訪了以後就被關押,然後被抓到上海,然後在監牢裡面給吃不明藥物,然後在出來不到半年以內死亡。這種冤民是為了自己的房屋,為了自己最基本的生存權,有2百多個人死於非命。

上海暴政實錄




陳小明遺照

上海盧灣區維權烈士陳小明,京奧被「滅口」第一人。因他向國際社會大量披露上海當局秘密關押參與維權的活躍人士,2006年12月以「擾亂法庭秩序罪」判刑兩年,4月初轉往上海最大的白茅嶺監獄,不久吐血不止,通知家屬接回,見到陳小明皮包骨頭,在上海中山醫院救治突然大吐血,離奇死亡。杜陽明老先生也曾關押在白茅嶺監獄,見證中共勞教所的地獄面貌,是《古拉格群島》的翻版,將來必定同紅色高棉一樣接受法律審判。(圖)

2009年4月21日,上海維權勇士承森才53歲就暴斃身亡,家屬作證是去年奧運會前遭國保毆打致內傷吐血,送到醫院搶救,不久身亡,醫院聲稱死因是「耐藥性肺結核」。4月25日在上海寶山殯儀館舉行公祭儀式,約150位訪民朋友到場,親人朋友繞著承森遺體轉圈,有人開始呼喊冤枉,還沒走完三圈就把遺體拉走。承森原是公務員,急公好義,1997年1月向中紀委舉報上海市委書記陳妙法貪腐,由於他繼續向檢察院舉報,陳妙法夥同公安想強行送他進精神病院,家屬拼死抵制下未果。奧運會前上海爆發楊佳殺警案,7月13日楊佳案二審,承森和訪民拿出預備好的旗幟,帶頭喊出「打倒共產黨」的口號。此前承森有兩次赴港參與人權聖火以及《九評共產黨》退黨遊行活動,熱心擔任義工。承森死前瘦得皮包骨頭,大量吐血,訪民間議論跟陳小明症狀很像,有人透露是醫院的鹽水有問題,拿他做活體試驗,也有說醫院打毒針,均認為是他殺,而不是肺癌所致。(圖)

中國冤民大同盟上海分部宣傳幹事周敏珠,曾赴香港空訴血腥世博野蠻拆遷。2009年3月25日星期三,因在市政府前「行動辦公」被刑事拘留,獄中受虐保外就醫,救治後病情加劇,嗑血,8月21日院方切割氣管搶救無效含冤去世。訪民斷言是謀殺。(圖)

2009年1月2日是段惠民是遇害兩周年,當天約2百人在段春芳家裡悼念,下午訪民拿起標語從南京路遊行到山西中路,沿途呼喊口號:「打倒劉雲耕、打倒韓正,韓正是兇手!」「消滅恐怖,消滅黑監獄,消滅法西斯!冤民大團結萬歲!」「楊佳冤枉!段惠民冤枉!」段惠民與段春芳兄妹因合同糾紛多次上訪北京,2006年11月3日遭上海駐京辦截訪,運送過程中用隨身剪刀將段惠民殺成重傷。送回上海時段惠民發燒,流血不止,要求黃浦公安局長金軍送醫被回絕,11月29日就以「擾亂社會治安秩序」送進勞教所。2007年1月1日段惠民送進瑞金醫院搶救,檢查肺部、顱內出血,胃出血,2日宣告不治,死亡證明上寫突發「急性白血病」死亡。此前和段家兄妹發生勞動合同糾紛的老闆就揚言用5百元買段惠民人頭。(圖)

段春芳家裡幾經變故,弟弟段若飛得了失心瘋。2009年6月22日上海對訪民又一次大搜捕,段春芳獲得自由返家後,因家中急需生活費、醫藥費上公安局借錢,以「妨礙公務」被刑事拘留。10月23日上海市閔行區浦江鎮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一審宣判1年半徒刑,駁回上訴。當天有4、5百人聚集在法院外,議論紛紛,「一個弱女子怎麼可能打7、8個警察?」

2010年4月5日,段父因久病積怨辭世,段春芳無法回家奔喪,悲慘境遇可比照春秋時楚國的伍子胥。段母胡小妹身穿「冤」字狀衣在段父靈堂前。(圖)

鄧小平(鄧屠夫)下台後江賊民當上領導人,雲南國企與軍工企業接二連三倒閉,張君偉本是優秀技工(知青),破產單位以「莫須有」將他開除,1998按政策戶口遷回上海。斷絕生活來源的他曾多次寫信給溫家寶總理,因為他總是在螢光幕前流眼淚,相信他是好人,結果總理連封慰問信都沒有(CCTV做新聞為的是宣傳偉光正)。2004年9月起,張君偉為生活所迫開始赴京上訪,地方政府上門進行恐嚇,妻子朱佩玉膽子小,於11月5日突發腦溢血中風。全家三口人僅靠低保過生活付不出醫藥費,肇事警察機關不聞不問,2101年2月26日朱佩玉左眼鮮血汩汩湧出,眼珠子脫眶而出,張君偉在這一連串驚嚇與打擊下看透共匪本性,當初以工農標榜為無產階級的先鋒隊,不擇手段打擊犧牲一小撮以換取共產黨「核心利益」。於是張君偉不再畏首畏尾,也不害怕「反革命」、「無產階級專政」,公然在街道牆壁寫上他血淚的控訴:「共產黨喪盡天良!」「共產黨就是當今周扒皮、黃世仁!」(圖)

共匪官員的老本行「人屠」

這裡值得一提的是江澤民的鷹犬周永康,和周正毅、黃菊、陳良宇等統稱「上海幫」,和曾慶紅是把兄弟。今年以來薄熙來「唱紅打黑」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被台灣東森電視台記者當面搓破。但是川人真正恨之入骨的是周永康,綽號「人權殺手」「再世趙屠夫!(清末四川總督趙爾豐)」,是中共官場著名的酷吏、錦衣衛。他任四川省委書記期間多次姦淫婦女,以此升任公安部長等最高執法單位(紅衛兵、保皇派),權力僅次於溫家寶總理,是胡溫新政最為忌憚的對手,因為盛傳周永康製造假車禍殺死他的妻子,其冷血殘暴跟秦朝的白起有的比。

張君偉討共檄文:「共產黨就是當今周扒皮、黃世仁!」(圖)

1999年中共鎮壓法輪功(真善忍),周永康和羅幹充當江賊民的左右手,使出了集歷史上邪惡之大成的百樣酷刑(請參閱明慧網報導,以及高智晟律師在失蹤期間投遞的《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一文),慘忍程度無法筆墨形容,因此在08年血腥奧運、邪黨60週年國慶、奧巴馬訪華、上海市世博會、XX兩會、XX大等敏感期間都由周永康出面「嚴打、打黑掃黃」,搜捕大量民運人士。除了金盾工程,之後的綠壩、藍盾、刺針,電話竊聽、簡訊過濾,還有網址域名實名制、春運車票實名制,以及正在推行的第二代身分證換證,估計全是周永康主導下的鬼主意,為的就是「穩控」,冤民(稍微清醒的老百姓)永無平反、翻身之日,還得處處提防被暗殺做掉。

周永康上任後,上海暴力拆遷中有被燒死的,有被流氓打死的。司法程序走過場,他們開始北京上訪,結果被關到監獄、精神病院謀害死的不勝枚舉。童國菁說:「手段幾乎一樣,但是沒有像對付法輪功那樣殘暴。在上海就有人跟我講,還採用謀殺的方式,其中包括活體摘取器官。在我們訪民裡面都知道這件事,認為非常殘暴,我們許多訪民也有這方面的擔憂,哪一天給我們扣帽子鎮壓了,跟法輪功沒什麼兩樣的話,也進行公開鎮壓的話,我們器官也有危險!」

2010年2月8日上午童國菁被4名便衣帶走,下午收到一紙「擾亂社會治安(反革命、莫須有)」的拘留通知,關押在徐匯看守所,妻子還一頭霧水,因為這幾天他在理髮店裡安分守己的做生意,沒想到就飛來橫禍,步段春芳的後塵勞教一年半。呂龍珍、邵滿根、鄔玉萍、單廟法、魏勤和毛恆鳳現在勞教服刑中(給共匪白做工,一天18小時),其它如冤民大同盟沈婷所說有200多位上海訪民遇害,有待沈婷女士網上公開迫害詳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延伸閱讀

中國冤民大同盟主席沈婷到達法國國際展覽縂局
上海市長訪台 場內舉杯 場外抗議
投書:中國人活得有無尊嚴?
【中國禁聞】滬訪民承森因聲援楊佳遭毒
多次申請保外就醫被拒 上海訪民陳小明服刑中死亡
中國冤民大同盟 吁台北人洞視世博
韓正來台 中國冤民跨海抗議世博
專訪:上海訪民控周永康獲申訴
張君偉: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上海訪民段惠民被毆被刑拘勞教致死經過
【私密檔案】《白毛女》的真實故事
家要败,出妖怪
魏鵬飛:不單是爲了紀念

甲流

新唐人電視

創作者介紹

弦子XianZi 台灣官方部落格

家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