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覺得沒有開燈的房間如此狹矮

厚重的檔光窗簾被夏季溼熱的晚風浸漬

彷彿酒釀封口封縮得緊緊的

半蹲跪在本來應該冰涼瓷磚地板不知過了多久

也早已經被體溫給染上了一層薄溫

悶在縟熱房間的我心神也漸漸散掉了...............

 

一如往常坐著同一班公車

夏季有冷氣的空間是讓人如此的心醉

涼爽微硬的皮椅讓兩個人坐在一起也不至於不舒服

膝蓋肩膀在搖晃公車上透著夏季涼衫磨擦著

一句沒一句的閒聊搭話

一段沒一段的悶哼著歌

記得你還說過喜歡聽我唱歌

也許是因為你的歌聲令人不敢恭維

我總是帶點炫燿性的在你身旁哼唱著

一個願唱一個願聽的默契讓我很是喜歡

 

我隻身的走在回家的沿路

只是這一天顯得不同

你在前兩站下車

今天不一樣因為我想起了一個故事..........

 

兩個男生跟一個女生

你說A男跟你是從小一起幹蠢事的死黨

有天他說喜歡上一個你也認識的女孩子C女且叫你挺他

所以因此已至於過了兩個月

我記得這個故事進行在一次我騎著機車載著你

路上車子來去的喧囂吵雜你的一字一句依舊

現在又重新回蕩了一次

你也力挺了

B男展開攻勢而且將所有事情也回報給你

你掌握了三人之間的所有來去動向資訊

最後你成了C女的男友

 

那天下午機車停紅燈再拐個彎就到你家的30秒間

艷陽高掛汗無聲的滑過眉季落在眼裡我靜靜的聽你訴說

你說如果我是B男會原諒你嗎?

還願意再當朋友嗎?

你說這樣的你是否很賤?

說來好笑~我好像還安慰了你

沒人知道下一刻的你在哪

能做的就是在目前的路上繼續挺直腰板往前

錯了就換一條就是不要自怨自艾

 

只是如今誰來安慰我

知道跟親眼看見的差別是什麼?

不明所以的我跪著撐在床沿邊

漲紅的臉頰、熱嗆的喉嚨跟發酸的眼角

雙手搓揉和著汗水濕漉黏膩的劉海

費力的鼓著胸膛張大嘴想要呼吸卻只是湧出更多的淚

雙眼望著黑處喃喃的說著我不想愛你

我第一次知道我愛你

卻也是最一次知道我愛你

明白跟知道之間差的是那瞭於心胸的接受

 

你早我兩站前下車

看到C女早已側坐在一台摩托車上等你

下意識的故意提早一站下了公車沿著熟悉的河畔漫步著

我隻身走回家不知何謂夏季晚風吹得衣服鼓漲

渾身一陣發涼

 

 

 

 

 

創作者介紹

弦子XianZi 台灣官方部落格

indigotine4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